唤醒乡愁,活化中国文旅

    2018-04-20  

同路创意依托对文旅产业的研发实践优势,依托科学、领先的文旅产业系统策划与资源整合优势。在经过2018超越融合主题论坛后,进一步强化了同路创意在文旅产业、产城融合、乡村振兴领域的作业体系和理论发展,同时同路积极开展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西南、华北、华东等地区的代表性项目的实践和发展经验集成。

在3个月内,受邀考察、调研、辅导全国多地文旅目的地与乡村振兴工程。

同路创意专业团队奔赴8万公里,考察了海南、浙江、福建、江西、广西、山西、河北、广东、贵州、天津、江苏等地20余个特色小镇与田园综合体目的地项目,10余家政府文旅部门和特色小镇开发企业赴同路拜访交流。




在3月杭州壹方城文旅高端总裁峰会,作为特色小镇产业联盟策划委员会主席单位,同路专业团队代表联盟现场辅导40余家小镇与田园综合体开发项目(咨询主体包括市县镇乡政府、企业),同路专业专家团队在现场予以诊断、咨询;同路将积极推动中国最优秀的文旅智慧交流平台之一——壹方城文旅特色小镇与田园综合体高端总裁峰会的发展,为11000多家企业机构成员贡献同路智慧。

3月29日在国际慢村总规划师陈安华院长的邀请下,同路出席北京意大利领事馆举办的威尼斯建筑双年展与慢村发布会,同路将在服务、运营的项目中引入慢村,让食物、环境、人文成为中国乡村振兴的核心要素,让中国乡村成为中国青年乐于回去的家园。


伴随着高度实践和深度研发,同路将不断推出文旅产业与乡村振兴的实战指导工具和发展理论,协助特色小镇、文旅目的地、田园综合体开发企业导入领先的商业模式与运营体系,绘制精彩的百年发展蓝图,共同推动开发建设与乡愁唤醒。

同路在遵义中国诗乡考察辅导

同路在江西安义考察田园综合体

同路在天津考察辅导天津首个田园综合体

同路协助国企进入深汕特别合作区产城融合项目

同路在福建考察辅导田园综合体

同路在山西国宝胜地泽州辅导农业产业园

同路在全国少数民族示范县贵州望谟考察辅导特色小镇

同路在海南保亭考察辅导田园乡村

同路在惠州考察田园城市

2018第十八届中国特色小镇与田园综合体高端总裁峰会圆桌对话陈董发言精彩回顾

圆桌会议是一个智慧对话平台,通过主持人和参会企业家的互动提问,由在场的嘉宾进行回答对话,问答奇妙、精彩纷呈。
陈总经典发言:

“文化的应用需要层层翻译,翻译成现代的消费符号,就具有市场运营的价值。如果河北是一门古老的语言,需要在项目上进行多次翻译,一直翻译到市场有预期消费为止。”

“我认为文化就是能够长久的名利双收的做法或者是说法,能讲好中国故事的就是好文化。”

主持人:文化在特色小镇当中你们认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位,重要性有多大?
陈高峰:文化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关于文化争议非常多,改革开放三四十年之内主流是做文化不赚钱,但是十八大开始倡导的是文化自信,它是很矛盾的东西,我们做文旅过程中,尤其是壹方城特色小镇产业联盟打通乡村振兴下的特色小镇和田园综合体这两个事业,首先不要误解、误读、误用文化。

我谈三个方面的感受:

其一,不要误解文化。做特色小镇或者田园综合体,我们就是在靠“二老(老天爷、老祖宗)”吃饭,靠老祖宗就是靠传下来的文化,但是社会不同群体和行业对文化的对线能力不一样,老百姓不会用文化,同样在长城脚下开名宿,外国人可以几千块钱排队,老百姓干的200块钱没有住。对于知识分子和中产阶级,文化就是思想的源泉;

对于改革开放初期的企业家,早些年把文化挂在墙上,代表我不仅赚钱还有文化,文化当做自信的符号,但是今天特色小镇和田园综合体不懂文化会带来两个危害:一是无法解读政策;二是无法和客群沟通。

文化其实就是给名利双收一个说法,这个能形成好做法的名利双收的故事就是文化,如果不是名利双收好的做法就证明这个文化是没有价值的。我认为文化就是能够长久的名利双收的做法或者是说法,能讲好中国故事就是好文化。

专家也好、各个专业机构也好,会把田园综合体和特色小镇上升到专业深入浅出的角度解读。不熟悉国家给政策的情况下先不要上纲上线,自己用文化解读,就能够把我们要干的生意用文化的角度兑现。比如:田园综合体,一田二园三综四合五体,综是把所有东西兼收并蓄,合加起来是什么,体是变成体验和体制,我们用自己的知识和文化解读新政策、新机遇,就会通过实践、实干感受到文化就是名利双收的好的说法和做法。



现场嘉宾:各位专家好,我想请教陈老师,我来自河北农大,从事规划和教学,也参加一些实践,今天听完以后有很好的收获,河北特有的北方的自然条件还有在北京、天津灯下黑的特有经济落后条件下,要想打造田园综合体的关键是什么?

陈高峰:刚好我们从去年开始在做京津冀的第一品质的古泉小镇,26平方公里,目标是代表河北全域旅游的一个标杆项目,这个项目在遵化,链接两个世界遗产,温泉出来就是68度,周朝的时候皇帝就在那儿泡温泉,拿到这个项目以后遇到一个问题就是这种项目怎么玩,如何释放深度的体验的诱惑力,所以我们当时接到这个项目之后有三个做法可以参考:

第一,上升到京津冀大消费圈的角度上看消费者需要什么,文化体验和项目体验做什么,而不是项目应该做什么,所以我们根据京津冀的200多万最核心的主力客群,提出两个概念聚焦,中国第一个提古泉的叫做古泉小镇,所有都围绕“古”和“泉”。这个基础上代表政府、开发企业、运营企业给市场传递一种大文化体验,我们当时这个项目上去给出一个主题——“给世界最好的温度”,这个主题无论项目、政府都可以去推广当地的汤泉文化。

第二,把田园文化、产业转化成现代的消费符号。比如温泉博物馆打造为68度馆综合体验馆,用数字转化温泉文化和康养体验的独特传播。

第三,河北缺乏国际化产业引导,我们通过战略合伙企业引入了意大利最大养老集团赴遵化,Proges集团把儿童和老人一起做康养,核心就是在服务的理念上打通人全生命周期需要的温度,我们将意大利生活方式、中国文化进行融合,依托河北独特燕赵文化,我们转换出来的“世界最好的温度”,实现产业、业态、产品、沟通、服务融合一体,所有产品规划一次展开。

文化的应用需要层层翻译,翻译成现代的消费符号,就具有市场运营的价值。如果河北是一门古老的语言,需要在项目上进行多次翻译,一直翻译到市场有预期消费为止。